首页 »

【逝者】任期最长政协“洋委员”去世

2019/10/9 23:57:25

【逝者】任期最长政协“洋委员”去世

上世纪80年代,当来到中国的西方年轻人在北京友谊宾馆,听到浓重的纽约布鲁克林口音在走廊里回荡时,都感觉惊讶不已。温文尔雅的翻译家沙博理(Sidney Shapiro)比他们早三十年就来到中国,已经为许多新来的外国人提供帮助,比如他曾耐心地帮助并鼓励一个被禁止与中国未婚妻结婚的美国人。

 

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以后,沙博理成为当时可以留在中国的少数“外国友人”之一,他一向充满耐心、希望和关爱。他于2014年10月18日去世,享年98岁,他在中国结婚,他的女儿、外孙女和曾外孙都还健在。

 

对于那些在改革开放后才来中国定居的外国人来说,在毛泽东时代就定居中国的一小批外国人备受争议,同时又令人充满好奇。这些人对毛泽东一些思想有不同想法,或者对之后的中国道路持有不同观点,因此他们最终选择了离开。而沙博理却找到了舒适的平衡点,选择留下。

 

沙博理于1915年12月23日出生于美国纽约,长大后取得了律师资格。在美国军队安排他学习中文期间,沙博理受够了美国大萧条时期的各种不平等。之后和平降临,他的中文终于可以有用武之地了,于是他决定于1947年搬到上海,并在那里工作。他发现那时的上海充斥着战争与贫困——他在上海与美丽的中国女演员凤子喜结连理,后者是中国共产党的积极拥护者。

 

北京解放前不久,这对夫妇搬到那里定居。沙博理见证了中国人民解放军喜气洋洋地进入北京,以及毛泽东站在天安门城楼上宣布“中国人民站起来了!”的胜利时刻。后来他曾写道,生活在改革中的中国让他最终找到了生活的意义。

 

由于之后中国越来越与外界隔绝,沙博理开始潜心将经典名著《水浒传》和新一些的中文小说翻译成英文。1963年,经周恩来总理批准,沙博理加入了中国国籍,成为中国公民。

 

沙博理也是少数参加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的外国人。他是中国全国政协第六届至第十二届委员,也是中国任期最长、年龄最大的外裔全国政协委员,他用大半个人生诠释了“爱中国”的深情。

 

沙博理曾整理并翻译了中国有关古代犹太人的研究资料。驻北京记者泰德·普拉克是沙博理的好友,他表示:“沙博理家有一整橱值得细细研究的书。许多其他人家只有一摞摞《中国建设》(英语月刊)。”

 

1965年“文化大革命”开始后,没有人逃得过政治风暴。凤子在1969年被送往北京之外的一个劳改营,在1975年被放出来以前,她只能回家探望几次。尽管沙博理供职的外语出版社出现内斗,导致他的六名同事被杀,但他却幸运地逃过了牢狱之灾。

 

1971年,沙博理时隔25年后第一次回到美国探望家人,学者安妮玛丽·布雷迪认为这是毛泽东为了与之前敌对的美国重归于好而制造积极影响的行动之一。但在美国,沙博理不得不回避为何他太太不一起来的尴尬问题。

 

布雷迪女士曾为她的《让外国为中国服务》一书采访过沙博理,她写道:“中国的老朋友们(比如沙博理、新西兰的路易·艾黎还有美国的埃德加·斯诺)是理想化革命历史的一部分,这段历史是建立新中国制度并将其与当今联系起来的动人故事。”

 

有时候,记者对沙博理不愿意对他所亲历的动荡岁月作出太多负面评价而感到失望;他的自传《我选择了中国》里也没有记者们想要的猛料。

 

记者泰德·普拉克表示:“他一向非常反对美国的资本主义,他厌恶其带来的伪善和不平等,对此感到非常失望。”

 

凤子于1996年去世。沙博理抱怨他原本位于北京前海宁静的家,周围渐渐被观光车和夜店锁充斥。但是他非常乐于接受新科技。两年前,沙博理曾给他在北京及其它地方的朋友发邮件说,自己的视力日渐衰弱,这意味着他玩电脑的日子即将终结。

 

然而,他补充道,他的朋友们可以来北京看他。

 

2010年,沙博理获得由中国翻译协会颁发的“中国翻译文化终身成就奖”,沙博理没有到现场领奖。颁奖仪式结束后,中国外文局将奖牌送到沙博理的家中,为他颁奖并祝贺。沙博理静静地听着贺词,然后用普通话说:“不要谈我的什么成绩,我只做了一点事儿,中外朋友给了我很多帮助,我要感谢他们。”

 

今年8月,第八届中华图书特殊贡献奖颁奖仪式在人民大会堂举行,沙博理因身体原因并未出席。但在视频里,他表达了自己的心声,他觉得自己能为世界和平出了点力很荣幸,这辈子做了一些翻译工作,很愿意,也很高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