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有三位部级干部在座的饭桌上我居然坐了主位,原来……

2019/10/9 23:57:24

有三位部级干部在座的饭桌上我居然坐了主位,原来……

京城朋友聚会,有个约定俗成的规矩:不分职位高低,不看名气大小,均按长幼就座。有次同席朋友中有三位部级干部,还有几位文坛名家,论年龄数了数,主座位竟然非我莫属。就位如坐针毡,着实忐忑不安。原来座居主位滋味并不好受,暗自感叹起来,这岁月连招呼都不打,就匆匆撞开耄耋大门。不禁疑疑惑惑问自己:我真的老了吗?

 

唉,真应了那句老话“人生天地间,若白驹过隙”。十多年前还能爬上十层楼,三年前还能步行三小时,两年前还曾一步跨俩台阶,怎么现在就倚杖而行了呢?人哪,说老就老,毫无商量,你就得认。是时光拖老的吗?是生活催老的吗?是磨难磨老的吗?说不清。反正是真的老了,不然,那主座位岂能轮到我坐?

 

那么,老了为何不觉老呢?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我有多位忘年朋友,有的五六十岁,有的三四十岁,正是人生好年华。他们志向高远,神清气爽,无不透着蓬勃朝气。跟他们相交相处,如同最好天然补品,滋养着我枯老心灵。

 

老来读诗词解闷儿,最喜欢苏轼这两句诗:“少年辛苦真食蓼,老景清闲如啖蔗”,似乎高度概括我一生。年轻时摊上政治运动,最好年月都毁弃了,简直比食蓼还苦涩。跟我年龄相仿的人,生活经历大致相同,到一起难免说往事,这勾起来的痛苦,常常弄得寝食不安。我就闹不明白,都活到这把岁数,苦也吃了,罪也受了,何必再用往事折腾自己呢?就是过去平顺的同龄人,现在烦恼也是成堆数,诸如疾病缠身、儿女不孝、工资太少、世风不正、官贪商奸,如此等等,絮絮叨叨数落起来,听了让人心烦意乱。其实这些烦恼谁没有呵?问题是说了只求嘴快活,既不能解决问题,更不能改变社会,只能让自己烦上加烦。何必呢?所以更喜欢跟年轻人交往。

 

当然,说说也许心里痛快,只是千万不可伤心,把自己伤个好歹犯不着。苏诗说的“老景清闲如啖蔗”,只是相对而言,老来仍然会有烦恼事。比之自己过去,比之年轻朋友,老来还算省心、轻松,只要物质欲望不高,只要心里不搁闲事,日子就会过得安逸。即使不像吃甘蔗那样甜,起码也不会感到忧愁,常言说的“知足常乐”,老年人应该容易做到。人到老年应该学会一不要争强好胜不服老,二不要强打精神不服输,这是两根钢筋铁丝绳子,缠绕上就会伤害老腿脚,让你天天受痛苦遭折磨,哪里还有颐养天年的幸福。

 

我之所以喜欢忘年交,看重的就是年轻人身上,那股清爽利索劲儿——没有太多抱怨,没有太多忧虑,洒洒脱脱地活在当下。工作不顺心就跳槽,薪金给得少就走人,绝不把苦恼留在心里。比之现在的职业青年,我们工薪层老年人,衣食无忧,生活稳定,只要自己不跟自己过不去,还有什么烦事在心头呢?能吃能睡就是福气,少病少灾就是运气,忘仇弃怨就是和气,钱多钱少都要神气。谁能如此谁就能拥有快乐。活脱脱一个人间老神仙。

 

说到结交忘年友,还有一个好处,年轻人不搬弄是非,不计较别人如何看待,在自己营造的自在世界,快快乐乐舒舒服服轻松地活,喜欢的事尽心竭力地做,合不来的人远远地躲,绝不活在别人嘴巴里。若真有什么烦恼事了,拉上哥儿们姐儿们,咖啡厅聊聊,歌厅里唱唱,回去睡个沉沉的大觉,醒来又是鸟语花香四月天。被这样氛围感染着,自然而然心态纯净,仿佛自己还未真老。再有就是多数年轻人不世故,既无害人之心更无不仁之术,跟他们相处有种安全感。心不烦身不累神不劳,干干净净清清爽爽,哪有不快活的道理。

 

忘年朋友多,断不了应酬,只要无雾霾,无论距家多远,打车也要赴约。有时一顿饭钱,还没有车钱多,有朋友不理解。我说:“钱再多能买来快乐吗?”这就是我的生活经济学。故此打油一首自嘲:谁言暮年多寂寞,老来结交忘年友;无忧无虑度日月,天南地北随君走。

2016年8月8日于乌兰察布

本文组稿、编辑朱蕊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苏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