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乔丹”输了,但中国山寨品牌可以写部断代史了

2019/8/14 5:34:05

中国“乔丹”输了,但中国山寨品牌可以写部断代史了

 

在历经4年的商标权“拉锯战”后,美国篮球明星迈克尔•乔丹与乔丹体育股份有限公司(乔丹体育)商标争议案最终落下帷幕。

 

12月8日消息,最高人民法院对“乔丹”商标争议行政纠纷系列案件公开宣判。因争议商标的注册损害了迈克尔•杰弗里•乔丹对“乔丹”享有的在先姓名权,违反商标法规定,应予撤销,故判决撤销商标评审委员会作出的被诉裁定及一、二审判决,判令商标评审委员会针对争议商标重新作出裁定。法院同时认定拼音商标“QIAODAN”及“qiaodan”未损害乔丹姓名权。

 

在最高法宣判迈克尔·乔丹胜诉后,迈克尔·乔丹向媒体发表了公开声明:

 

以下为声明原文:

 

“我很欣慰地看到,在乔丹体育商标争议案的判决中,最高人民法院认可了我保护自己名字的权利。中国的消费者有权知道乔丹体育及其产品和我并没有任何关联。没有什么比保护自己的名字更加重要的了,今天的判决彰显了这一原则的重要性。

 

在过去的30多年时间里,我将自己的名字和声誉打造成了国际知名的品牌。从我在NBA球场上打球的早期,到去年秋天再次访华,数百万中国的球迷和消费者一直亲切地叫我“乔丹”。今天的判决将让每个人都知道乔丹体育及其产品和我并没有任何关联。

 

我尊重中国的法律,也期待着上海的法院对尚在审理中的姓名权侵权案件做出判决。”

 

——迈克尔·乔丹

 

乔丹体育是国内具有较高知名度的体育用品企业,其前身为成立于1984年的晋江陈埭溪边日用品二厂;2000年更名为福建省乔丹体育用品有限公司并开始使用“乔丹”中文及图形商标;2009年,完成企业改制,整体变更为乔丹体育股份有限公司。在国际分类第25类、第28类等商品或者服务上拥有“乔丹”、“QIAODAN”等注册商标。

 

 

4年“拉锯战”回放

 

2012年2月,迈克尔·乔丹宣布起诉乔丹体育,认为乔丹体育未经许可使用其姓名“乔丹”,侵犯了自己的姓名权,请求法院判令乔丹体育停止侵权行为,并赔偿经济损失等。

 

2012年10月,迈克尔·乔丹对乔丹体育获准注册的“乔丹”“QIAODAN”等78件商标提起商标撤销争议申请。商标评审委员会裁定争议商标予以维持。

 

2014年4月,商标评审委员会认为迈克尔·乔丹的申请撤销理由不成立,裁定“争议商标予以维持”。

 

迈克尔·乔丹不服,向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判决维持商标评审委员会的裁定。

 

迈克尔·乔丹不服,上诉至北京高院。2015年5月,北京高院终审裁定维持原判。

 

上述判决作出后,迈克尔·乔丹不服,向最高人民法院申请再审。

 

2015年12月,最高法民三庭以迈克尔·乔丹的再审申请符合行政诉讼法规定为由,裁定提审10件案件。案件涉及的争议焦点是“争议商标的注册是否损害了迈克尔·乔丹主张的姓名权,违反2001年修正的商标法第三十一条关于“申请商标注册不得损害他人现有的在先权利”的规定。”

 

2016年4月26日,最高人民法院对“乔丹”系列案件进行了公开开庭审理。

 

最高法认为,本案涉及的争议焦点是:争议商标的注册是否损害了迈克尔·乔丹主张的姓名权,是否违反2001年修正的商标法第31条关于“申请商标注册不得损害他人现有的在先权利”的规定。

 

国外品牌国内“孪生兄弟多”

 

“乔丹”商标案并非个例,许多国内品牌不是国外品牌的“孪生兄弟”,就是给人一种国外品牌的错觉。诺贝尔瓷砖、马可波罗瓷砖都是国产的,美国加州牛肉面大王在美国没店,吉野家和日本吉野家不是一家,法国卡姿兰都地道广东货,卡尔丹顿纯正深圳货……中国是山寨品牌的重灾区。

 

这一现象在运动品牌中尤为严重:

 

 

阿迪达斯 VS 阿迪王


阿迪王创立于2006年,前身是福建华珠鞋业有限公司。成立之初,阿迪王定位于三、四线城市,以低廉的产品价格开始迅速抢占市场份额。不少人注意到了这个打着“阿迪”名号的品牌,并将其与阿迪达斯联系到了一起。阿迪王也一度成为了“山寨”的代名词。与此同时,阿迪王的影响力迅速提升,球迷们可以在欧洲足球赛场的场边广告牌上看到品牌的广告。其销量也因此增加,多家媒体曾报道称,阿迪王的年利润一度超过一亿元。



2008年8月,阿迪达斯以阿迪王侵犯其商标专用权及不正当竞争为由,将阿迪王公司、营口的个体业主郭某告上法庭。案件的审理长达五年之久,2013年4月,双方最终达成和解。双方就和解的内容签订了保密条款,但有报道称,阿迪达斯收回了“阿迪王”的中文商标和其三角形标志,这意味着阿迪王“山寨”生涯的终结。

 

 

Under Armour VS Uncle Martian

 

2016年4月26日,廷飞龙体育旗下N品牌2016秋冬新品订货会正式举行,Uncle Martian品牌在大中华区的运营正式起航,但是有悉心的网友发现,这个品牌商标怎么看都和UA(Under Armour,安德玛)很像。6月,一则美国安德玛品牌(UnderArmour)对福建省廷飞龙体育用品有限公司及其关联公司提起了侵权诉讼消息传开。美国安德玛品牌中国区相关负责人处确认了上述消息并称,安德玛对福建廷飞龙及其关联公司将索赔至少一亿元人民币的赔偿金。

 

 

New Balance遭“N字军团”围堵

 

被称为“慢跑鞋之王”的New Balance早在上世纪90年代首次进入中国市场时就使用了中文译名“纽巴伦”。品牌LOGO是一个大N的纽巴伦迅速在国内流行起来。但不幸的是,New Balance在形势大好时遭到了沉重打击,广东阳江的生产厂商私自扩大产量,降价销售。美国总部发现后要求违约厂家停产,但更糟的是,“纽巴伦”中文商标已被阳江友联鞋业公司抢注。

 

到2003年,New Balance通过代理制重新进入中国市场。2006年新百伦公司成立,主要负责在中国销售New Balance运动鞋系列产品,并很快占领了相当份额的跑鞋市场。期间,为适应中国市场文化,该公司选择了使用“新百伦”的中文名进行宣传和营销,在其宣传产品的广告中使用“新百伦NewBalance”标识。之后又被“新百伦”注册商标专用权人、广东鞋企老板周乐伦以侵权为由告上法庭,广东高院对“新百伦”商标纠纷案二审判决,令新百伦公司立即停止侵害自然人周乐伦“百伦”、“新百伦”注册商标权,并赔偿周乐伦500万元。

 

这些年忽悠中国消费者的“假洋品牌”(不完全版):

 

各种PLAYBOY花花公子、各种老人头;花花公子跟花花公子杂志没有半毛钱关系!

 

梦特娇(Montagut),一件男士羊毛大衣数千元,产地均来自中国江苏。号称国内最著名的法国男士服装品牌之一,但在欧洲听不到也见不到这个品牌的任何产品。

 

鳄鱼恤、卡迪乐鳄鱼都是山寨,在中国,鳄鱼是大老板最爱品牌,当然了,市场上的各种鱼也咬得正欢,最有名的还属法国的Lacoste。

 

“华伦天奴”堪称是“假洋品牌”制造的重灾区。包括华伦天奴·路易、华伦天奴·古柏、鲁加诺·华伦天奴、圣·华伦天奴、华伦天奴·GV等。

 

马克华菲是真正的国货,七匹狼的全资子公司。

 

蔡依林代言的卡姿兰是出自广州的“土特产”。

 

在进口红酒市场,“拉斐”和“卡斯特”是被傍得最多的品牌。仅“LAFITE”,就被发现有“大拉菲”、“拉菲正牌”、“拉菲副牌”、“拉菲传奇”等上百个品牌。据业内人士估算,中国一年消耗拉菲数量高达200万瓶,差不多是拉菲10年的总产量。多出来的近二百万瓶的“拉菲”几乎都是假货。

 

Stellaluna:号称意大利品牌,把价格卖的高高的,两三千一双,其实就是国产的,设计总监也是中国人,产地全部来自东莞。

 

Paul Frank大嘴猴:这是最有争议的一个牌子。款式和美国、澳洲、中国香港专柜不同,质量也不同。

 

男装品牌GXG曾对外宣称诞生于法国,其实是一个来自宁波。

 

如果说上面这些品牌“傍”洋品牌还算有诚意的话,下面这些简直就要气晕原作了:

 

将标志的字母组合重新排列,本应为"NIKE",被山寨为"NKIE”。

 

山寨的星巴克咖啡——“日巴克”。(本应为Starbucks,被山寨成了Sunbucks)

 

被山寨的绿箭口香糖(原本的标志应为DOUBLEMINT,而山寨版变为了DOUBIEMLNT)。

 

可怕的山寨,模仿功力太逊色,完全不像松下(Panasonic)。

 

神奇的阿比达斯(abidas)。

 

非常明显,是牛仔裤品牌LEE的山寨货。

 

微软出品的游戏机XBOX,却被山寨成了XBOY。

 

Koppo,天使也需要思考人生。(kappa)

 

……

 

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联合欧盟知识产权局今年发布的假货市场对全球经济影响报告指出,2013年全球假货市场高达4610亿美元,占据当年世界贸易进出口总额的2.5%,而2013年全球海关查获的假货案,有63.2%来自于中国制造。而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也发布报告称中国的售假状况依然猖獗,并将中国放进了“重点观察名单”。

 

虽然山寨不等同于假货,但都是对知识产权的巨大伤害。这种风气如果得不到有效遏制,将会大大影响中国品牌在全球市场的美誉度,同时也会让国际知名品牌在开拓中国市场上信心受挫。如果企业抱着急功近利的态度,通过“傍”洋品牌或许能在短期内收到不错的效果,但从长远来看,必然会被市场所淘汰,并在法律上为自己的行为付出巨大的代价。

 

乔丹“商标纠纷案”已经是个前车之鉴,但愿企业懂得悬崖勒马,品牌可以靠打擦边球开拓市场,但是创造自己的核心竞争力,积极创新才是科学发展之道。山寨之风,可休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