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朴槿惠“精神异常”,阿基诺三世被“算账”,现在“危险”的就是他

2019/9/11 18:48:20

朴槿惠“精神异常”,阿基诺三世被“算账”,现在“危险”的就是他

今年以来,安倍在国内的支持率刷刷刷地往下掉。自从2月份内阁支持率达到66%的峰值后,其后几个月便开始“一泻千里”。

 

目前,时事社的最新民调显示,安倍内阁支持率已下滑至29.9%。在日本政坛,素有跌破30%进入“危险水域”,跌破20%陷入“下台水域”的说法。所以,还想继续长期执政的安倍,这次真的危险了!

 

那么,究竟这半年日本国内发生了什么事?安倍政权又还能撑多久?

 

面对丑闻,安倍“不在乎”的态度激起民愤

 

关心日本内政的读者可能对“森友学园”和“加计学园”两个名词印象深刻。可以说,安倍目前的窘境在很大程度上发端于森友学园丑闻。

 

今年2月底,右翼教育机构森友学园受到首相夫妇特别关照而违规拿地一事被曝光,其后森友学园理事长笼池泰典更是在国会听证会上直指首相夫人安倍昭惠曾代安倍本人捐款100万日元(约合人民币6万元)。

 

其实,身为右翼政客的安倍与宣扬皇国思想和敌视中韩思想的森友学园过从甚密也算不得惊人——插播一句题外话,以往都是社会机构有求于政治家而提供政治献金,现在却是政治家为稳固执政根基、推行右翼主张而拉拢右翼组织。

 

所以在森友学园丑闻出现后,理事长笼池泰典借助一切在媒体曝光的机会希望将事件政治化,以与安倍为首的右翼政治家紧密捆绑,淡化自身与政界的权钱勾连。

 

森友学园丑闻还没搞清楚,加计学园丑闻又在5月爆发。

 

当时日本《朝日新闻》披露了部分被怀疑是文部科学省的内部文件,内容涉及由安倍好友担任理事长的加计学园计划利用“国家战略特区”新设兽医学院一事。

 

但与前一个事件相比,加计学园丑闻有一个特点,就是并不涉及太多的政治操弄,更多是首相徇私照顾自己人。由于事发于文部省内部人事的爆料,因此这也是安倍所属的政治家系统与公务员组成的官僚体系之间矛盾的公开化。

 

而安倍政府对待加计学园丑闻的态度也饱受诟病:一开始不愿正面回应,直至东京都议会选举中惨败后,自民党才软化态度,同意在国会闭会期间继续审查加计学园丑闻。

 

民调显示,74%的日本民众对安倍看上去“不在乎”、“不回应”的表现感到不满。

 

“最得力”的女干将,如今“最不争气”

 

除了有捅出篓子的好友,安倍政权陷入危局,还因为不争气的队友——这里指的主要是,现任防卫大臣稻田朋美。

 

稻田是日本政界右翼势力的“急先锋”,入阁之前就曾多次参拜靖国神社、否认南京大屠杀。这样的政治理念与安倍甚是投契,更是一度被视为安倍的接班人。然而,待到被任命为防卫大臣一职,一向给人颇有心机印象的稻田却屡屡失言。

 

在香格里拉对话会上,她与德、法、澳三国女防长同场在座时,突然来了句“我们长得都不难看”,这种物化女性的言论让其他三位瞬间“石化”,也让日本国内舆论大呼丢人现眼。

 

到7月2日东京都议会选举前,她居然搬出自卫队给自民党候选人拉票,这种“公权私用”之举直接促成了自民党的惨败。虽然当时安倍表示将会“狠狠斥责”稻田,但并未表态一定会撤换她。

 

但就在这两天,防卫省又出事了,被爆出涉嫌隐瞒自卫队南苏丹维和行动的日报。由于日报中详尽记述了南苏丹的各种危险,一旦爆料坐实,这将令曾经信誓旦旦对国民承诺南苏丹治安状况良好、借机修改《PKO法》和《自卫队法》的首相安倍陷入更窘迫的境地,也会对政权产生巨大杀伤力。

 

频繁的丑闻和阁僚的掣肘,让日本国内多年积累的不满情绪有了爆发的出口。加之日本经济复苏势头乏力,曾经高歌猛进的“安倍经济学”也失去光环。在7月14日结束的“日本经济同友会夏季研讨会”上,经济界高层集体“炮轰”安倍的财政政策。

 

此外,在日本国内引起广泛争议的“共谋罪”问题也让民众颇为担忧。“共谋罪”指的是《有组织犯罪处罚法》修正案加入“共谋罪”条款一事,名义上是用来处罚谋划实施恐怖活动等重大犯罪的人,但在野党和民众担心执法机关可能以此为名监视国民并打压对政权不满的势力。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两年前不管不顾强行解禁集体自卫权,通过安保相关法案,面对国会议事堂前十几万人的抗议都面不改色的安倍,可能没有想到,有一天他终于要被大部分国民抛弃。

 

民怨长期累积,安倍或不敢贸然推进修宪企图

 

但是,打开日文推特,为安倍政权“叫屈”的支持者竟然仍不在少数,岛国网友把矛头直指“无良”媒体。自从“Fakenews”(假新闻)一词火了之后,所有公布安倍内阁支持率暴跌的主流媒体也都被扣上了“蓄意迫害、煽动民心、打压安倍政权”的高帽。

 

还有安倍的“真爱粉”贴出了首相近日视察暴雨灾区的视频,展示灾民热切盼望领导人来访的情景,以“佐证”安倍还是受到广大国民爱戴的:

 

在雅虎上,日本网友的表现似乎更理智一些,当日本官房长官菅义伟18日表示,针对支持率一再下滑的问题将“真挚接受国民的声音”,并将“全力应对”后,网友们评论道:

 

 

 

“看上去,稻田屡屡‘失言’,冲击了安倍的支持率。但从根本上来说,安倍走到今天完全是他个人傲慢自大、独断专行以及自民党‘一党独大’造成的。”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副研究员唐奇芳告诉参考消息网-锐参考,安倍第二次执政已有4年半时间,他领导的自民党在国会强行通过了多个争议条款,“之所以强行通过,就是因为缺乏约束,同时也累积了民众的不满”。

 

所以,唐奇芳认为,安倍内阁民调跌破30%将在一定程度上对安倍起到敲打和警示作用,至少会令这位日本首相“不敢贸然推进对修宪的讨论”。

 

目前,由于7月初东京都议会选举的失利,安倍本人在党内的威望也受到了冲击,被视为“后安倍时代”有力人选的前自民党干事长石破茂、外务大臣岸田文雄等人正在磨刀霍霍。

 

但唐奇芳表示,石破茂、岸田文雄尚不具备挑战安倍的实力,明年自民党总裁选举变数几何还需要进一步观望。